田汉在细管胡同9号【亚洲城ca88手机版】,国歌之

作者:畅谈文学

此刻,虽已时近正午,但依旧寒风瑟瑟,冬日的阳光,映照在那饱经沧桑的旧屋墙壁之上。环顾区区瓦舍,令我感慨系之,这里曾经诞生了诸多传世佳作,累累心血诗篇;局促瓦舍、咫尺庭院,怎能束缚作者的无限遐思、无穷妙想的驰骋空间;然而斯人已逝,如今惟有其著作长存了。

田汉的早期戏剧活动,对中国新兴话剧的奠基和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在戏剧文学方面,他的创作彻底摆脱了“文明戏”的影响,吸取了中国戏曲和欧美戏剧的精华,使中国话剧作品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学形式走向新的高度。他创建的南国社,是最早具有专业性质的话剧团体之一,它把话剧由校园推向了社会,对话剧的普及和戏剧运动的开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和带头作用。南国社的创作和演出,不仅产生了进步的社会影响,而且培养了一批艺术骨干,对话剧事业的开拓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据田汉之子田申回忆,因田汉出身农家,他和母亲易克勤都喜欢做一些农活。搬进细管胡同9号后,田汉在后院书房前面,搭了一个葡萄架。夏天浓荫蔽日,秋天果实累累。他还种了一棵枣树,从幼苗一直长得老成挺拔。易克勤虽已九旬,但每年还在葡萄架边栽种丝瓜,沿着架子四周缠绕而上,结了不少丝瓜。逢休息日,田汉陪老母摘下丝瓜尝鲜,乐趣无穷。院子虽然不大,但农家气息浓郁。老母亲喜欢搬一个小板凳,坐在庭院阴凉处,做些零碎活,田汉有时也会陪伴在老母亲身边拉拉家常。中外文艺界的朋友来到田汉家做客,都非常欣赏庭院的田园风光。

抗战烽火烟尘,消散已远;然而,革命先辈、民族精英在国难之际、危亡之时发出的振聋发聩的呐喊、传之百代的天地正气、心血铸就的大雅诗篇,却广绕寰宇,清音永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田汉任文化部戏曲改进局局长、艺术事业管理局局长、中国戏曲学校首任校长。他紧密团结广大戏剧工作者,为壮大戏剧队伍、繁荣戏剧创作做了大量工作。他积极推动戏曲改革,促进了传统戏曲艺术的发展。与此同时,还写出了话剧《关汉卿》、《文成公主》,改编了戏曲《白蛇传》、《谢瑶环》等作品。

从东四北大街进入细管胡同,在胡同的北侧是一家快捷连锁酒店,酒店的西侧,就是细管胡同9号。小院夹在五中教学大楼与连锁酒店之间,历史与现实相辉映,让人别有一番感受。

又是一阵刺骨寒风,望着那在风中摇曳的红枣,我恍然顿悟,那分明就是田汉的一颗赤子之心。这时我仿佛看见了,紧邻故居的北京五中校园之内,青年学子正迎着彻骨的朔风,在严冬中整齐地列队站立,他们脸虽冻得通红,但是仪态端庄、神色肃然,正在向猎猎五星红旗行着注目礼,我的耳畔也仿佛响起了《义勇军进行曲》那令人热血沸腾、激越昂扬、催人奋起的千秋绝响、铿锵旋律。

“七七”事变后,创作了5幕话剧《卢沟桥》,并举行劳军演出。12月武汉联合公演《最后的胜利》,接着成立了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田汉是主要组织者之一,并起草了成立宣言。1938年 11月,他撤离武汉到长沙,团结湖南广大戏曲艺人进行抗日救国之演出,并亲自写作了《新雁门关》、《江汉渔歌》、《岳飞》等戏曲剧本。1940年应三厅召赴重庆,期间与欧阳予倩、杜宣、许之乔等创办《戏剧春秋》;田汉曾先后主持“戏剧的民族形式问题座谈会”和“历史剧问题座谈会”,产生了很大影响。

在这个小院里,田汉要从事繁忙的行政工作,但他并未忘记自己的老本行。他在这个小院里创作了五部戏曲、三部话剧,包括《白蛇传》、《金锁记》、《西厢记》、《谢瑶环》、《对花枪》、《关汉卿》等。除上述这些作品,他还修订了1934年由他编剧、聂耳作曲的歌剧《扬子江风暴》。

田汉故居门前 蔡华伟绘

恰在这时,田汉接手创作一个以抗日救亡为主题的电影剧本《风云儿女》(原名《凤凰的再生》)。有一天,田汉突然文思喷涌,想写首电影主题歌。由于当时手头找不到纸,匆忙中把一段歌词写在了一个香烟盒的锡箔衬纸上。这一段文字后来成为该剧主题曲《万里长城》的第一段,即现在的《义勇军进行曲》歌词。

田汉本名寿昌,1898年3月12日生于湖南长沙县田家椴一个叫茅坪的小山村。他改名“汉”是在1911年下半年,当时孙中山号召推翻清王朝统治,他决定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汉”。改名“田汉”,还有一层深意。他一向以出身农家而自豪,对农村生活充满着热爱,对旧中国农民的疾苦有着深切的感受。他说过:“我出身贫农家庭,插秧、打稻、车水、放牛、推车子,我都搞过……非但我的名字叫田汉,并且我从小生活在田家塅。我的祖父是农夫,一直到我的父亲时代,才有农人的革命,中国社会近代化,农民渐渐到都市去了,我们兄弟便是从田园生活到都市中来的。”

故居是正宗的北京四合院,结构严谨,坐北朝南,临街是几间后罩房。陈年的屋瓦,青灰的墙面,精致的砖雕,已经风化的门墩儿,大门朱漆早已剥落退色;小门的门槛儿及脚下的石板与地砖,被无数次出入的鞋底脚踏、硬物触碰,已磨至变形,那是故往寒暑最精确的见证与记录。

在日本,聂耳用了两个月时间,谱写了《义勇军进行曲》,并从日本寄回了修改后的歌谱。为音乐表达的需要,聂耳在歌词中加了三个“起来”,并在结尾“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加了“前进!进!”,使整个歌曲节奏更加铿锵有力、浑然一体。这是聂耳和田汉的最后一次合作,也成为聂耳的绝唱!她一诞生,就像插上了翅膀,伴随着“一二·九”运动的学潮,救亡运动的巨浪,抗日战争的烽火传唱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徐悲鸿在南京第一次听到《义勇军进行曲》时,激动地说:“消沉的民族里,乃有田汉的呼声,闻其词调,当知此人之必不死,此民族之必不亡。”

此院在上世纪20年代由迟氏兄弟所建,1949年售予法院。1953年,中国戏剧家协会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为田汉购得此宅。当时田汉与夫人安娥一家住在里院,秘书住在外院。后来,田汉又将母亲易克勤从湖南接来同住。

去年冬天极冷的一天,我冒着严寒,再次踏上田汉故居寻访之路。

1935年2月初,田汉将刚写完的剧本交给了夏衍。2月19日夜,电影的分镜头脚本还没来得及写,田汉就被捕了。当聂耳听到田汉被捕的消息后,立刻找到夏衍说:“听说田先生的《风云儿女》里有一首主题歌,请交给我作曲吧,相信田先生一定会同意的。”

易克勤逝世于1972年,正好满百岁。这位女性是令人尊敬的,她被称为“现代孟母”。在她35岁时,丈夫田禹卿去世,她发誓:一不嫁人,二不当女佣,三不要饭,要凭自己双手养活三个孩子。易克勤还决定不管多苦多累,也要让孩子上学受教育。为了孩子们有个好的成长环境,易克勤几次搬家。三个孩子也比较争气,田汉不光文化上有长进,8岁就能写对联,而且思想境界上也有了很大提高,懂得了“我做人处世要有气节”。田汉的家乡长沙县是湘戏、影子戏盛行的地方。田汉从五六岁时起,就经常去看庙台戏。在这种四处可学的气氛和四处爱学的精神下,田汉初步掌握了戏曲艺术的形式,懂得了一些舞台处理方式。而此时传统的折子戏《三娘教子》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于是他根据这部戏改写成他的处女作《新教子》。剧本发表在当时的《长沙日报》上,而田汉这年只有13岁。就这样,田汉开始了他的艺术人生……

亚洲城ca88手机版 1

田汉出身贫民家庭,早年留学日本,1919年,在东京加入李大钊等组织的少年中国学会,开始发表诗歌和评论。翌年,创作了剧本《环珴璘与蔷薇》、《咖啡店之一夜》。1921年,与郭沫若、成仿吾等组织创造社,倡导新文学。1922年回国,受聘于上海中华书局编辑所。1924年,田汉与妻子易漱谕创办《南国半月刊》,发表独幕悲剧《获虎之夜》,上海各学校竞相上演。1927年秋,任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科主任,不久被推举为校长,编写了话剧《苏州夜话》、《名优之死》等。同一时期,田汉主蝙了《南国月刊》,写作了《古潭的声音》、《颤栗》、《南归》、《第五号病室》、《火之跳舞》、《孙中山之死》、《一致》等剧本和一系列关于戏剧运动的文章。

迎着冬日的残阳,笔者前去细管胡同探访田汉故居。细管胡同自东向西沟通东四北大街与北剪子巷,长约400米。胡同南侧有三条支巷通“白米仓胡同”,北侧与“大兴胡同”相通。在细管胡同的东端,也就是通往东四北大街的出口处,有一半开的栅栏门,并有保安在值守。

田汉是一位热情洋溢的才子,但不是闭门雕琢的书生;其创作与时代脉搏紧紧相连,触及了电影、话剧、戏曲多个门类。

共和国的国歌是田汉一生中最有分量的作品。对于今天成长起来的许多年轻人来说,这是可能是了解田汉唯一的“由头”了,学校的教科书里有简单的描述:《义勇军进行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田汉作词,聂耳作曲,仅此而已。殊不知这部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曲在半个多世纪前的民族危亡之际起到了怎样团结救亡的巨大作用。

很多人听说过细管胡同,大概是源于那座位于细管胡同13号的市重点中学——北京市第五中学。不过,细管胡同居住过一位名人,那就是《义勇军进行曲》的词作者田汉。五中往东有两座宅院,一座是细管胡同11号,另一座是细管胡同9号,而田汉的故居就是细管胡同9号。他在这座两进制的小院里居住了15年,相继创作了话剧《关汉卿》、《文成公主》和京剧《谢瑶环》,改编了京剧《白蛇传》、《西厢记》等,其中《关汉卿》成为不朽名作。

一位是爱画浸入骨髓,一位对戏剧怀有深入灵魂的热恋;共同的人生目标,共同的艺术追求,使二人成为挚友。1935年田汉遭祸,锒铛入狱,急煞了徐悲鸿;他冒着极大风险,具名以身家担保,才使田汉没有瘐死狱中。那是何等的义气,又是何等的担当啊!故1953年徐悲鸿先生病逝北京时,田汉因痛失挚友而悲怆欲绝、凄切独深。

田汉,原名寿昌,曾用笔名伯鸿、陈瑜、漱人、汉仙等。1898年3月12日生于湖南省长沙县。话剧作家,戏曲作家,电影剧本作家,小说家,诗人,歌词作家,文艺批评家,社会活动家,文艺工作领导者。中国现代戏剧的奠基人。多才多艺,著作等身。原籍湖南长沙。早年留学日本,1920年代开始戏剧活动,写过多部著名话剧,成功地改编过一些传统戏曲。他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词作者。文化大革命中,被左的社会势力迫害致死。

细管胡同9号院

他以剧作家关汉卿为主角,以编演《窦娥冤》为主线,演绎了这位元代文化良知敢于直言、为民请命的落落风骨与不幸遭遇。故事跌宕起伏,充满善与恶之间的冲突与交锋:关汉卿因耿介不屈,不从上命,不改剧情而被带镣收监,沦为阶下囚。他拖着沉重的镣铐亮相,镣铐沉重,移步艰难,镣声铿锵,襟怀坦荡。面对着凶暴的酷吏,他泰然自若,镇定从容,呈现出一具铮铮铁骨,一身凛然正气,将剧情与观众情绪引向高潮。诗言志,且为心声,还是听听他自己袒露的心声吧:“关卿久矣薄儒冠,宁向勾栏骂滥官。雪意何尝千载远,笛声长向五更寒。帘前慷慨陈词易,狱底从容击贼难。毕竟蝶双飞愿遂,好收红泪上征鞍。”淡泊名位,敢发正声,史笔如椽,佳作千秋;这不正是田汉自己的人格书写和毕生追求吗?

1935年初,由于敌人的疯狂搜捕,田汉只好搬到上海法租界居住。当时音乐界有一些人竟在民族生死存亡之际滥写“靡靡之音”,腐蚀人民的战斗意志。针对这种情形,田汉决心写一些能够唤醒民众斗志的歌曲。

田汉在后院搭有葡萄架

走进院门,顺着影壁墙向左一拐,迎接我的是庭院内的一丛临建,它们蚕食着本不充裕的天井,显得纷繁杂乱;院中植有两株枣树,树干超过双臂合围,估计树龄已逾百年,粗糙的表皮如同饱经沧桑的老人脸上堆垒的深深皱纹,不经意间,我竟然发现了两枚色泽紫红的果实;在北屋西侧窗下,还有一株柯枝弯曲却顽强生长的海棠,那随风摇摆的树干,似正在向来人讲述自己的悲哀与隐忍;东西两厢与正房一起,顽强地支撑着有限的空间。而临建们仿佛也在表白,自己主人生存空间的局促与无奈。初来时,我曾暗自深怪,这么多年了仍未腾退,但转念一想,这不正合田汉的为人吗?

田汉毕生从事文艺事业,创作了话剧、歌剧60余部,电影剧本20余部,戏曲剧本 24部,歌词和新旧体诗歌近2000首。他写的《义勇军进行曲》,经聂耳谱曲传唱全国,被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他不仅是中国革命戏剧运动的奠基人和戏曲改革事业的先驱者,同时也是中国早期革命音乐、电影事业的卓越组织者和创造者。

田汉的藏书很多。据田申回忆:“书柜从书房一直通到客厅,父亲的书房里有很多书,差不多十万册,种类很多。书房里还有许多珍贵的照片、信件、创作手稿和字画。其中有毛主席、周总理写给父亲的亲笔信,徐悲鸿、梅兰芳绘赠的《奔马》、《梅花》等画作。”

遥想当年,在这并不宽敞的庭院里,田汉架着眼镜,倒剪着双手,踱步于庭院中的青石板路之上,冥思苦想,构思剧情,揣摩人物心理,揣度情景氛围,布局谋篇,决断舍取。搜肠刮肚,遣词铺陈;偶尔,他也会发一发诗兴,于是便勤征雅令向经史,逸赋清吟辞管弦了。

那个时候聂耳也被列上了黑名单,党组织为了保护干部,决定派他经日本赴苏联留学。

从地铁5号线北新桥站出来,顺着东四北大街向南走,第一条胡同是香饵胡同,明朝属教忠坊,时称香胡同。清初续顺公沈志祥的府邸在此。启功的外曾祖、乾隆的五子崇纲做过驻藏帮办大臣,由西藏回来后住在香饵胡同。香饵胡同87号是当年慈禧弟弟的故居。

此刻在我眼中,那长长的青石板路,分明就是话剧《关汉卿》终场时,关汉卿当年与乡亲们依依不舍、挥泪惜别的卢沟古桥;那长长的青石板路,分明就是京剧《白蛇传》之开篇,白娘子与许仙雨中邂逅的西子湖头断桥道边。那位“适才扫墓灵隐去,归来风雨忽迷离”的许仙,眼见树下避雨的白娘子与小青,心中不忍,便撑伞相助,于是那段“十世修来同船渡,百世修来共枕眠”的千古情缘,便娓娓道来了。庭中那几棵至今仍然顽强生长的老树,就是他当年的第一读者与忠实听众,夏日为“白娘子”遮阳挡雨,冬天与“关汉卿”共沐风霜祁寒。

从1929年冬开始,田汉在从事文艺活动的同时,积极参加政治活动。1930年3月,他以发起人之一的身份参加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大会,并被选为以鲁迅为首的7人执行委员之一,接着参加了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同年4月田汉发表了著名的《我们的自己批判》,公开宣告向无产阶级转向。为了进一步加强左翼剧人的团结,左翼剧团联盟改组为左翼戏剧家联盟,田汉是发起、组织者之一。他参加中国共产党后,参与了党对文艺的领导工作,这期间,他创作了话剧《梅雨》、《乱钟》、《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回春之曲》等大量作品;同时又和夏衍、阳翰笙等打入电影阵地,为“艺华”、“联华”等影片公司写了《三个摩登的女性》、《青年进行曲》、《风云儿女》等一批进步电影文学剧本,使电影文学从思想到艺术出现了新面貌。这个时期是田汉政治热情和艺术才能全面发展的时期,他对左翼文化活动的开展,起了领导和推动作用。

过了香饵胡同,再往南走,就是细管胡同了。与香饵胡同一样,细管胡同在明朝也属教忠坊,而坊名的由来,和文天祥的事迹有关。明景泰年间,朝廷赐文天祥谥忠烈,后将此地定名教忠坊,以此训导后学“位非文丞相之位,心存文丞相之心”。明代同属于教忠坊的还有土儿胡同和府学胡同,不过土儿胡同已经拆迁,并改建成楼房小区。府学胡同则因顺天府学设在胡同内而得名。

抗战之年,他组织抗敌演剧队,编演《卢沟桥》《新雁门关》《江汉渔歌》《岳飞》等救亡之作。电影《桃李劫》的插曲——《毕业歌》早已唱响大江南北,激励了万千热血青年。但最为光辉的纪念,当为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发出的最后吼声——这便是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新中国成立伊始,硕儒耆宿公议,遴选国歌,徐悲鸿先生倾力推荐,国家领导人慧眼识珠,这首歌终被选出。从此,那使人热血奔涌、激越昂扬、直击心门的辞章与旋律,便将世代传唱,常咏常新。

细管胡同曾称油罐胡同

数年前,我便曾到访过这所位于北京东城细管胡同的旧址。想写田汉,但不知从何下笔。十载易逝,胡同已新,旧居依然如故。房脊上迎风瑟瑟抖动的衰草,讲述着这里的岁月沧桑,嵌于墙面的标牌,指明了确切的方位。

听胡同里老住户说,细管胡同在明朝时曾被称为水塘胡同。当时胡同东北边宝泉局里有个水塘,所以就叫水塘胡同。到了清朝,这里属于镶黄旗地界儿,胡同名字发生了音转,叫成了水塔胡同。再后来,那块水塘没了,在水塔胡同的东边、水塘的南边,形成了一条口小、肚儿大的胡同,好像个油罐,因此得名为油罐胡同。到了民国三十六年,水塔胡同又发生了音转,称作水獭胡同;油罐胡同也发生音转,成了细管胡同。不过,那时水獭胡同和细管胡同是两条胡同,并不相通。后来,两条胡同连上了,又统称为细管胡同。1947时,这条胡同的西段还称为水獭胡同,东段称为细管胡同。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元善里、水獭胡同并入。现细管胡同属东城区交道口街道办事处管辖,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田汉还是一位才思敏捷的诗人,当年文苑贤达聚会在悲鸿家,徐夫人廖静文恭请名流赐笔墨留念。洪深先生先写了一句“善亦懒为何况恶”,轮到了茅盾,他提起笔也写了“善亦懒为何况恶”,且注“照抄浅哉兄”,惹得众人哄堂大笑。田汉不辞,援笔写下:“善亦懒为何况恶,死犹不惧岂辞生。生死善恶都看破,同为斯民致太平。”挥翰为赋,开口诗成,才思堪与曹子建同风,遂博取众人夸赞。

在东城区,还有一条小细管胡同,位于张自忠路南侧,呈南北走向,中间多曲折。清光绪年间,小细管胡同称为戏馆胡同,此胡同狭窄多弯,其形状似细管,民国时遂称小细管胡同。其与细管胡同并非同一处。

田汉正是一位愿意与人共苦,与民同乐的豪爽、良善之人。早年,在上海等地从事戏剧救亡运动,他作为编剧,常有润笔,一有稿费,便招呼大家贫中取乐,一同去改善生活。一次招饮结账时,他搜遍全身,竟然分文皆无,多亏悲鸿解囊,要不然还不知该如何收场呢。这件事插科打诨,便演绎成了一句歇后语:“田汉请客——自己掏钱!”然而,那高朋满座、亲密无间的一酌一饮、一餐一饭,其中有诚挚的心意、有热烈的高谈、有典雅的辞赋、有无尽的欢愉。

亚洲城ca88手机版 2

由于能够博采众长,善于兼收并蓄,登高极望而见者远,遂使田汉创作出了别具一格的洋洋传世之作。是《名优之死》,还是《白蛇传》,还是《谢瑶环》?田汉的代表作,我想似应推话剧《关汉卿》。

9号院为一两进四合院,坐北朝南,金柱大门一间,硬山顶合瓦清水脊,门内原有一影壁,现仅存帽头部分。一进院倒座房四间,东厢房两间,西厢房已改建,北房五间,中间一间为过厅。二进院北房三间带前廊,东西耳房各一间,东配房各三间,该院建筑皆为硬山顶合瓦过垄脊屋面。现在院内主要建筑基本保持原状,只有田汉住过的北房前廊被改建。目前,田汉故居并不对外开放,大门上贴着禁止任何非院内人员进院参观的告示。

故居曾经的主人田汉,1898年生于湖南长沙贫苦农家。从幼时起,便深受皮影戏、花鼓戏的浸染熏陶,在年幼的心灵中栽下了挚爱戏剧的种子,注定了他一生的志向与追寻。他早年入长沙师范学校,后负笈东渡,留学日本。归国后,始创南国剧社,编演《苏州夜话》《名优之死》,继而又与留法归来的徐悲鸿共同创办南国艺术学院,罗致人才,栽培桃李。

从1953年入住细管胡同9号,到1968年12月10日不幸去世,田汉在这个小院生活了15年。如今,有着“现代关汉卿”美誉的田汉虽然早已离去,但是他在9号院栽下的枣树却还会结出脆甜的红枣;他在这个院落创作的话剧《关汉卿》、京剧《谢瑶环》等众多不朽名剧,就像那棵枣树结下的一枚枚甜美的果实,让人回味无穷。

也正是在这一年,田汉搬入细管胡同9号院,当时他已经55岁。

田汉是1949年1月31日清早,跟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北平古城的。同年6月,田汉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并成为拟定国旗、国徽、国歌方案的第六小组组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田汉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1949年12月,田汉被任命为中央文化部戏曲改进局局长,稍后又兼任北京戏曲实验学校校长。1951年文化部进行调整,田汉任艺术事业管理局局长。1953年,田汉当选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

本文由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