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中央军保存实力,小委员长陈诚简介

作者:亚洲城ca88

九一八”事变后第三天,9月20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又写道: “日本侵略东省,是已成之事,无法补救。如我国内能从此团结一致,未始非转祸为福之机。故对内部当谋团结也。” 这应是蒋介石对九一八事变之前景,所抱的积极态度。

图片 1陈诚 陈诚军事系统在国民党各派系中后来居上,与其廉洁奉公,令行禁止是分不开的。在普遍已经腐化了的国名党军队高级将领之中,“黄埔精神”已经名存实亡,在陈诚系将领中,倒还看得到一些影子。这也与陈以身作则分不开的。 陈诚简介 陈诚(1898年1月4日—1965年3月5日),字辞修,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一生历任台湾省政府主席,中华民国行政院长,中华民国副总统等职。陈诚主政台湾期间,在民生、军事、经济各方面皆有政绩,对稳定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在台统治作用甚大,台湾民众称呼其为陈诚伯。陈诚是蒋介石的亲信,也是自黄埔军校成立后蒋介石执政的心腹之一,有小委员长之称。中华民国国军内部由陈诚领导的派系亦有土木系之称。 陈诚在大陆情势逆转的关键时刻,整编来台部队、改革币制、稳定金融、推行土地改革、规划地方自治;是蒋中正以外的第二号人物,对台湾社会与经济具有深远的影响。 陈诚对知识界人物颇为礼遇,向与胡适、蒋梦麟、梅贻琦、傅斯年、王世杰友善,并敢于重用不亲近蒋中正或蒋不喜欢的人物。如1930年代,陈诚就曾拉拢反对蒋中正的人物,包括唐生智大将刘兴与冯玉祥麾下的孙连仲;以及广东的张发奎、薛岳、吴奇伟等人。陈诚用人唯才,较不论籍贯、派系,只要善战,有才能,大都争取其加入第18军。而蒋中正亦放任陈诚重用曾反对自己的人,如陈诚礼遇张发奎,并曾言可让张指挥其第18军。 陈诚的土木系 民国时期,最大的特点就是派系林立,中央军、滇军、川军、桂系、西北军等等。而中央军看似以黄埔系为主在老蒋的领导下形成当时国内最大的军事政治集团,但在其内部又有陈诚系、何应钦系、胡宗南系、汤恩伯系以及戴笠系为主的派系势力。陈诚、何应钦、胡宗南、汤恩伯都是明线存在而戴笠则是属于一条暗线。 陈诚浙江人毕业于保定军校,他的发迹史是从黄埔军校担任教员起东征中“三炮定乾坤”步入老蒋眼界,正式开始依靠黄埔和老蒋形成一方势力。其先任十一师师长后任十八军军长这奠定了土木系的由来。十一合成土、十八合成木、两者合一即为土木。土木系其重点军官组成以出身于十一师或十八军的黄埔生为主并外加和大佬陈诚关系极好的一些人。土木系成立后以其黄埔生这群天子门生和陈诚黄埔教官的身份深受老蒋重视且这些军官本身也坚定不移的效忠蒋校长,使得老蒋对他们爱护有加。中央军要吞并其他杂牌以壮大自身实力而土木系也要控制更多地部队来提升自己在中央军内部的地位与发言权,二者就在最终目标上达成一致,最终就造成土木系吞并其他杂牌发展及其迅速。在吞并手段上以及老蒋的关爱下土木系得以在短时间内规模庞大。这事情在当年第四次围剿红军失利国民党内许多重量级人物要求撤销十八军,而最终结果是十八军番号非但没有被取消,老蒋还许其扩编为两军八师的事情上可以看出来土木系是何等的关爱和器重。 土木系内部他的主要军官组成其首领为陈诚,其次就是土木系的四大金刚:罗卓英、周至柔、林蔚、郭忏,再次就是十三太保:方天、刘云瀚、裸子闿、杨业孔、石祖黄、吕文贞、赵桂森、郭汝槐、刘劲恃、车蕃如、洪懋祥、李仲辛、吴仲直, 最后就是土木系的基干力量:黄埔一期的黄维、夏楚中、李树正、张鼎铭、萧乾、李及兰、霍揆彰、李树森、彭善,三期方天、吴继光、李精一、宋瑞珂、史克思,四期胡琏等一大批的悍将。而这些人中最为人所闻名的则是罗卓英、周至柔、林蔚、郭汝槐、刘劲恃、黄维、邱行湘、杨伯涛、萧乾、霍揆彰、彭善、宋瑞珂、胡琏等。 土木系正是由于其以黄埔为主的军官构成体系,以及同老蒋的师生情谊,使得土木系坚定不移的拥护着老蒋。不论是国内派系之争还是围剿红军乃至抗击日寇和内战,土木系都是作为老蒋的马前卒永远冲锋在前。整个土木系在打仗上来讲,是在围剿红军和抗日战争时期开始展现出强悍的实力,在第五次围剿中陈诚指挥土木系军队以及其他国军迫使红军主力进行战略性的转移,而在抗日期间则是参与历次由中央军所主导的大型会展并充当主力与日军硬拼,其中最为著名的一战则是由胡琏率领的土木系根基十一师在石牌所打的石牌之战,以一师之兵正面对决日军一个师团并取得歼灭敌7000余人缴获无数的辉煌战果,在最惨烈的时候整个战场长达三个小时的无声战十一师用白刃战苦战日军于石牌主阵地,最终迫使日军兵锋消磨殆尽退出打通石牌的计划。也正是这场被西方军事家们称之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石牌之战彻底的打出了土木系的威风。 土木系之所以在整个国军之中战斗力显得强悍,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其首脑陈诚个人的表率作用,廉洁、能适当听取下属合理建议,使得土木系军官都以陈为榜样。其次就是军官构成其主要军事主管军事一批有能力的悍将,基层军官则是大量吸收黄埔军校毕业生。再次就是武器装备及训练,作为中央军的核心组成号称中央军中的中央军深受老蒋器重及作为大佬陈诚的关爱任何补充都是很及时的,在训练上由于军官不贪财受士兵爱戴就有财力训练且士兵们肯卖命,在政治上陈诚作为几次军官训练团的副团长对下面军官思想控制比较好还有就是本身军官们就大多出身黄埔很坚定的信仰三民主义。这就造就了他们在早国军中能征善战的本领,过硬的思想先进的装备以及森严的军规还有上下一心的团结最终使其能打仗能打硬仗能打胜仗。 土木系再能打也阻挡不了人民群众向往自由的力量,老蒋的倒施逆行完全不顾最广大人民的死活,这就使得他们完完全全的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是这个道理,只要敢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为敌,再强悍的敌人也是弱小的。经常有人说国民党是败在政治上而非败在军事上,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个人并不完全认同,国民党政治的失败那是必须的而军事上失败也是正常的,派系林立中央调不动地方,中央军看不起杂牌军、杂牌军打仗不卖命、中央军内部还不能团结一致,战场上见死不就保存实力、军人在思想上不能统一普遍不知道为什么打仗,最后包括土木系内部的许多军官因为各种原因都对国民政府失去了信心。这一切也足够军事上垮台了。土木系就算再优秀在那样的环境中也是不可能取得什么成绩的,这也说明了为何在解放战争时期土木系难以取得大型胜利。

据刘斐披露,1936年“两广事变”时,桂系正规军外加民团,“一起约十多万兵力”;桂系是中华民国大陆时期以广西及当地人为中心结成的一个军政派系,为西南地区军政集团派系之一,主要控制广西及广东、湖南部分地区,代表人物有陆荣廷、李宗仁、白崇禧等。在国民党军队中,桂军是一支比较强大的武装力量,在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中,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那么他们在抗日战争中究竟又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束,则已拥百万之众。桂系抗战,何以能够越打越多?

17楼脸上没长痔疮 哪里不抵抗了? 日记中找了一大堆理由,不就是在掩饰天怒人怨的“不抵抗政策”吗?

1944年,驻扎在合肥东南的伪军团长陈俊之,希望与桂系在皖东的指挥官第7军副军长漆道徵商谈“防共”。日军制定的协议内容为:“第一部分是互不侵犯,说明双方各自据守现有阵地,不得侵入对方防区,也不得袭击对方部队。第二部分是共同‘防共’,内容包括:1、双方交换有关新四军的军事情报;2、任何一方和新四军作战时,另一方有责任出兵相助。第三部分是物资交换,要皖东供应日方革麻、花生、杂粮等,日方供应食盐和其他日用工业品。”

再以此而推论近年日本收购钓鱼岛,是不是我们领导人也可以这样写-----日本购买钓鱼岛已成事实,无法补救。如我国内能从此团结一致,未始非转祸为福之机。待我拥有绝对海上实力,再谈钓鱼岛事例为好???

抗战期间,李宗仁主持第五战区,其主要扩充手段之一,是积极收拢杂牌军,并与日军保持“互不侵犯”的默契。

5楼zxpkhq 胡宗南当时在干啥? 把蒋的曰记拿来说 事,就他真的拿到了蒋的曰记又能说明什么。真正有写曰记习贯人写的日记也只能说明当时事件的存在而不能证明其对此事件的真实想法及正确的动机。而且本身对此事件处理是错误的也会在日记中写下自己对此事件中是怎么正确自己多么伟大的思想境界,没有人会在日记中写下自己怎么做坏事,自己怎么指挥杀多少人,自己就是一个混蛋王八蛋,有人会这样写曰记写回忆录吗。日本人南京杀那么多人还从来都不认账呢。蒋知道自己的日记终将会公开的他让全世界的人都来骂他吗?让的部下认为原来我们拥护的委员长竞是这么个坏家伙,真不是个东西。实际上干的事就真的不是个西。所以日记说明不了什么,能说明什么呢,他说东北事件没准备好,华北没准备好,那他妈打共产党就准备好了,没准备好你到是好准备呀,把国力都消耗在内战上,还成天骂人家为匪。在国内外压力下不得不与人家合作了就不叫匪了,可曰本人打完了又叫人家为匪了。这下他到是准备好了,几百万大军,还有美国人支持是准备到家了,可结果怎么样,三年功夫就败下阵来,到头来又骂桂糸不是东西。他在日记里啃定说别人都不是东西就他自己是个东西。有这样的东西当领袖咱中国几百年也强不起来。楼上的讲得也有些不太着边,什么叫艰难的一年,什么叫坚持不不住了。南京伪军二百万对着他了吗,都在人家八路、新四那里,真正艰难的是人家八路、新四,所有外援人家一颗子弹都拿不到人家怎么就能坚持住,还越打越强。抗战后前期苏联援助多少,武汉会战还有苏联还空军自愿军参战,中后期美英又援助多少还陈纳德的美国飞虎队不都在他中央军的手上吗。有人统计过,抗战期间就中央军和桂系军队受益大。大部份外援除了贪官的腰包外基本都到了中央军那里。桂系除了得到一些外援装备外还得益于他们不大与八路新四搞磨擦,队伍后期也有一些壮大。说到中央军一线人不多那他妈胡宗南手里几十万军队干什么去了,汤恩伯十几万军队掋不住两万日军过黄河后只能靠放水淹,结果日军淹得不多到是几十万老百姓到没命了、几千万老百姓流离失所,只要提起这挡子事每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心痛流血他老蒋的曰记又会怎么写呢。反观人家迋安,就万把人的留守兵团你鬼子就是过不了黄河。中央军投降的是是不多,可这么多次大会战中央军打不胜就跑贝还得叫杂牌军给他掩护,杂牌军想保存实力,中央军不想保存实力,要知道在大后方的可是中央军多。李宗仁还指挥杂牌军打了个台儿庄大捷,中央军呢,中条山十几万人叫日军三万人打得乱跑,三个日军追着国军一个师跑这不是什么瞎编的笑话!人家川军出川几十万才回去多少人。你老蒋心机太深人家也不得不防。不知这些老蒋会怎么写,欢迎那些有老蒋日记的拿出来看看哟。啃定把责任都推到共党和杂牌身上。

但“全面抗战”已经启动,李宗仁也只能高唱“焦土抗战”,不过并无与日军硬拼的打算。淞沪会战开始后,“李宗仁和他的幕府中人都认为,敌我力量悬殊,淞沪靠海又无险可守,必难取胜;同时敌人正一鼓作气,以我的劣势遇敌的方张之势,亦无胜利把握,不如养精蓄锐,到战争中期方将主力投进去,那时敌人已‘再衰三竭’而我则休整已久,不但取胜有把握,则牺牲也可以减少。李宗仁打算坚持这个主张,决定托词不到前线。”

7楼cr361 不抵抗之铁证!!!

由此,桂军在原有14个团的基础上,招募新兵10万人,扩充为40个团。桂军2个军的番号,扩编为5个军,组成第十一和二十一集团军。第十一集团军和第二十一集团军参加了抗战初期的淞沪会战、徐州会战、随枣会战等大战,损失颇大。其后,桂系再度改行李宗仁早先保存实力的方针。

2楼李止鸢 1941年在对日宣战之前,也是国民政府艰难的一年,南京伪军近200万,各大战役中国被打得很惨,国民政府几乎坚持不住了,蒋介石要稳住国民政府内部军政军心士气,而且可用一线的战斗人员也不多了,蒋介石的中央军基本很少会投降,他就是怕杂牌军投降,毕竟安排那些杂牌军跟中央军一起去抗日,人家还想保存实力啊,根本打不过日本鬼子,但大部分军阀都还好,被日军打的头破血流也要坚持与蒋介石站一起。

桂平反攻战时,中国方面本处于优势,但因为白崇禧为避免桂军在第一线作战而遭受损失,将桂军配置在粤军第六十四军的后面,以致影响战局,使桂平日军得以集中全力对付正面,让敌人援军安然渡过浔江。

真挺可怜的,就为吃口饭容易吗?写浅了没人放粮,写深了就得承受怒火。

抗战后期,为保存实力,即便是在广西,桂系也不愿与日军死战

26楼WSQS7118773

桂系势力扩张到安徽后,李宗仁为排斥中央军势力,选择与新四军合作

11楼我是太阳星 楼主天天拿着蒋公公的这些日记来吹嘘他的丰功伟绩,真是可笑可耻可怜。

李宗仁本想驻守广西,后因白崇禧来电劝说而放弃。白告诫李:“如再迟迟不发,年来吾人抗日救国主张何以见谅于国人?”——“两广事变”,打出的就是“北上 抗日”的旗号。白同时告以蒋允许桂军扩编的承诺,李宗仁才同意命第七军和第三十一军赴上海,自己往南京就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

1940年1月,周恩来给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中提到,中国有百万以上的士兵阵亡或受伤,在这个数字当中,八路军伤亡有三万人,新四军则为一千人……蒋介石的政府“团结全国所有势力”,执行“中国史上前所未有的解放战争”。“军官团不问其阶级出身如何,都展现出决心、勇气和无私……在战争中几乎全无阵前逃亡的情形。”

在安徽,桂系将主力龟缩于大别山,致日军仅凭数千兵力竟能横行无忌

24楼lilin670327

即使在皖南事变后,桂系对所任用的中共人员,采取的也仅是“以礼相待”、“送客出门” 的办法。桂林八路军办事处负责人李克农在被国民党特务包围无法脱身时, 桂系三大领袖之一的黄旭初派了省政府的一部小汽车将李克农送出桂林。夏衍也是通过黄旭初购买到飞机票才离开桂林的。

这尼玛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在第五战区,中共党员钱俊瑞负责战区文化委员会,胡绳、范长江主持《鄂北日报》,刘士衡为潢川青年军团教育长,其他倾向中共的作家姚雪垠、臧克家成为长官部秘书,救国会的李公朴曾到第五战区讲学。李宗仁重用的刘仲华,“有人说刘为潜伏的共产党人,但李仍以刘为亲信,并常派刘向各方奔走”。

以此而推论是不是太祖也可以这样写------美国干涉朝鲜已成事实,朝鲜人民军全线溃败,基本无法补救;美国的海陆空体系健全,武器装备精良到牙齿,而我们新中国刚刚建立,国内匪患严重,国家又一贫如洗,实不利于出兵朝鲜。但能以此为基点警示我们新中国要努力发展、努力建设,待我们也武器到牙齿,再谈论朝鲜事例为好。

对日军,桂系与之达成“互不侵犯”的默契

从这里不难看出,国粉、台杂之垃圾始于国民党,终于国民党。

李宗仁的第五战区下辖的大都是“杂牌军”,有西北军,也有川军。此时李宗仁就“乘机团结杂牌军队,延揽各派系人才,扩大自己声势和实力。”第二十二集团军属川军,装备落后,二战区阎锡山、一战区程潜都不愿接纳。白崇禧发电报询问李宗仁要不要川军,李回答:“诸葛亮用草人尚能胜敌,五战区欢迎川军。”

1936年9月,“两广事变”平息,桂系与蒋介石实现和解,但矛盾依旧。12月,当李宗仁听说张学良扣押蒋介石后,曾打破滴酒不沾的习惯,满饮了一杯白兰地,高兴地说:“蒋公这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蒋公也只有一死方能平国人之义愤!”

桂系在安徽大别山区的军事力量,除了桂军第二十一集团军,还包括大量的游击部队和保安部队。桂系把第二十一集团军收缩在大别山区,把游击部队部署在大别山外围地区,担任大别山外围地区的游击任务。正如有学者分析的那样,桂系的这种部署,明显怀有保存桂军实力的目的 。

为巩固广西、争夺安徽,李宗仁还积极地与中共合作

李宗仁为招揽西北军将领,在樊城、老河口等地专门修建宾馆,准备好鸦片和赌具。出身广西,曾在冯玉祥、宋哲元手下任职的黄建平作为李宗仁的使者,消除桂系和西北军之间的隔阂。1941年,汤恩伯要收编米文和部,结果在黄建平的引荐下,米文和被李宗仁收容。五战区保留了米部原有建制,并发放了充足的粮秣补给,以致“米文和感激得老泪纵横”。米文和的六十九军与刘和鼎的三十九军挂着军的番号,实际加起来不足两个团,且将老兵衰、装备破烂。但李宗仁也对他们礼遇有加。

李宗仁在第五战区大量任用中共党员,“文化工作委员会完全被共产党操纵了”

在第五战区,桂系致力于收拢杂牌军,尽量不与日军交战

在广西,桂系也未全力应战,“只要能保存实力,胜败始终置诸度外”

抗战中,桂系暗地里继续坚持反蒋立场,故在广西、安徽大量安置中共党员,以此营造“民主”形象的同时,并利用中共,为桂系的扩张和反蒋,提供了很大的助力。

中共领导的《新华日报》广州分馆、中国青年记者学会、国际新闻社、生活书店、新安旅行团、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桂林分会、中华戏剧界抗敌协会西南分会等, 就是先后迁到桂林或是在桂林建立的。 周恩来、叶剑英等曾多次到访桂林。

后来,桂系漆道徵方面还和汪伪政权的安徽省长林柏生谈判夹击新四军。1945年5月,新四军出兵进攻漆道徵所部,漆道徵一面向李品仙求援,一面“催日军出兵夹击新四军”。日军得悉后,就结集人马,“作战斗准备,直接威胁新四军侧后的安全。因而新四军不得不迅速结束战斗,抽回兵力,以防日军的袭击。”

抗战初期,李宗仁即打定主意,欲保存实力

桂系后方根据地广西,在抗战期间已成为中共人员在西南活动的大本营

抗战后期,桂系出于保存实力的目的,在安徽、广西的历次大战中,再没有拿出桂军主力与日军硬拼。这使得战后桂系有资本同蒋介石继续抗衡。

譬如,1942年底,日军以几千兵力进攻桂系大别山。结果,日军竟一路势如破竹,长驱直人而攻占安徽省政府所在地和第二十一集团军总部所在地立煌,并且在摧毁立煌后,又穿越大别山,进人豫南。此即“立煌事变”。

中共也在实际上帮了桂系的忙。1939年, 桂系筹备成立“三民主义青年团广西支团”, 蒋介石乘机派亲信参与, 在广西发展势力。桂林的八路军办事处则派了一批中共党员进入广西三青团, 协助桂系抵制蒋介石势力的渗入。

当时安徽局势复杂,为对抗蒋、日的觊觎,李宗仁选择同中共、新四军合作。曾任安徽民政厅长的陈良佐回忆,“在大别山里有新四军的一个支队在活动,领导人是高敬亭。新桂系在大别山的部队和这支人民武装不但没有发生冲突,并且还互相交换情报;对于敌人情况,新桂系部队掌握很少,大多是高敬亭的新四军第四支队供给的。大江南北的交通,新四军派有专门部队维持,经常畅通无阻;新桂系的部队却没有这个本领,所以新桂系的军政人员渡江,常靠新四军的掩护。”

1938年2月,李宗仁就任安徽省主席,标志着桂系势力扩张到了安徽。国民政府曾命汤恩伯将安徽税收划归中央。李宗仁呵斥汤说:“你不能干涉安徽的事情!委员长的命令也不行!我回重庆向委员长说要不想抗战,我就把军队撤回广西去。皖北货检是五战区的经济命脉,任何人莫想染指,别的省可以由你处理,安徽的事你不能管!”

蒋介石安插在第五战区的复兴社成员张元良,密报重庆说:“五战区文化工作委员会完全被共产党操纵了。”蒋介石下令撤销这个文化委员会,李宗仁索性将五战区的中共党员安排到“战时干训团”当政治教官。张元良要李宗仁逮捕这些共产党,李说:“现在不是抗日吗?周恩来还在负责总政治部工作,你们怎么能这样做呢?”

事实上,因为1939年秋,中共中原局友军工作部部长项乃光的叛变,李宗仁已知道中共在第五战区的组织情况。李宗仁采取的态度是默许,他“对长官部内部和军队中的一些人政治身份和态度都了如指掌,但对何基沣、张克侠、陈启东等照样信任。甚至同他形影不离的亲密朋友刘仲华也是共产党人。”

抗战中的“桂系”部队为何越打越多

1944年9月,日军第二次进犯广西,桂柳会战开始。 蒋介石原令桂军第三十一、四十六军两个军防守桂林,但白崇禧怕损失掉桂军老本,将主力部队调离阵地,只以两个师及其他零星部队约2万余人防守桂林。由于桂系意图保存实力,不肯力战,导致桂林、柳州、南宁、梧州等都很快沦陷。当时广西99个县市,被日军占领了75个。

在桂系的支持下, 1938年11月桂林八路军办事处建立。广州、武汉失陷后, 中共即计划地将从沦陷区撤退出来的进步文化团体和文化人士转移到桂林。如郭沫若领导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将其所辖的三分之一的文艺团体和文艺工作者迁到桂林, 组成桂林行营第三科。

本文由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ca88.com